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
第三書包網 > 科幻小說 > 余生有你共溫涼 > 作品正文卷 第386章章 被騙

作品正文卷 第386章章 被騙

作者:九殿下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景醺本來還以為是這個不安分的弟弟又是心情不好找他發泄來了,誰知道提到了莫相知。

    “你說什么?”

    不久前溫涼還給他發了一條信息說簽約的事情已經談好了。

    景痕得意洋洋,“就是莫相知啊,剛剛我看到她躺在云風的懷中。”

    什么人都好,唯獨不能是云風這個變態,景醺臉色一變,“發生什么事情了,你快跟我仔細說,現在是什么情況,怎么和云風牽扯到一起?”

    上一次要不是麥濁意外看到了云風和莫相知在一起,莫相知已經完了。

    她的姐姐就是因為云風而死,景醺也曾經打聽過事情的來龍去脈。

    在莫相思死后,云風再沒有碰過其她女人,他一度沉浸在悲傷之中。

    而今他的目光瞄上了莫相知,很顯然他是想要莫相知能代替她姐姐留在自己身邊。

    云家和景家一樣,都是帶有特殊背景的家族。

    不同的是云家和景家處事風格是兩種,景家整體來說比較和諧和團結。

    并不只是景醺和景痕是這樣,包括他們絕大多數的堂兄弟妹也是如此。

    云家一直以來爭斗就比較兇,別說是堂兄弟,就連云崢和云風一母同出的兩個孩子從小就被拉去做了嚴苛的訓練。

    只有優秀的人才配拿到最好的資源,內部競爭層層淘汰,最后勝利的那個人才是站在最高處的,繼而開始代表云家和其它家族爭斗。

    在這樣的家庭成長下,從小兄弟不是親人而是敵人,云崢最后獲勝,云風則成了云家的棄子。

    大約是在這種生存環境下,他的心理受到了很大的打擊,導致和常人不同。

    云家的事情和自己沒關系,但莫相知是自己的女人,任何人都不能動。

    景痕喜滋滋的打著小報告,“今天宴會的時候我和小涼在玩游戲,結果莫相知打扮得花枝招展就過來了……”

    “說重點!”景醺暴怒。

    景痕哭唧唧,他哥哥要不要這么兇?

    “就是我無聊準備回家,看到云風抱著一個女人過來,擦肩而過的時候我多看了一眼,就是莫相知。

    哥,我早就說過女人都是靠不住的,尤其是這個莫相知,一看就不是好人。”

    “閉嘴,現在什么情況?”

    景痕捂著自己的小心口,“他們往停車場去了,我在我車里給你打的電話。”

    “小痕,我沒辦法和你仔細解釋,你快跟著云風的車,然后定位給我。

    一定不能讓你嫂子落入他的手中,不然知知就完了!”景醺著急道。

    景痕磨磨嘰嘰說了一句:“哼,她才不是我嫂子呢,我都沒有承認,對了,剛剛我看到她是閉著眼被抱著的,好像已經失去了意識。”

    景醺更緊張,“你快照我說的去做,我馬上過來。”

    景痕悶悶不樂的掛了電話,自己這是什么事,怎么感覺像是偷雞不成還倒蝕把米。

    不過想到景醺那么著急的聲音,從小到大還只有自己發高燒,他送自己去醫院的時候這么緊張過。

    那個大豬蹄子居然在他心里這么重的地位,景痕握著方向盤猶豫不決。

    如果這個女人被云風帶走,她要是弄臟了身體,哥哥一定不會再要她了。

    一個小惡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偏偏這個時候一輛黑色的豪車從他前面駛過。

    窗戶搖上去的那個瞬間,景痕看到了郭鯨。

    身體遠比大腦更快做出了反應,踩上油門,方向盤打了過去。

    “該死的。”景痕低咒一聲,自己就是典型的嘴上說不要身體倒是很誠實的那種類型。

    “算了,這次就算是我好心幫你。”

    景痕終究還是不忍讓景醺傷心,畢竟這些年來他都是獨自一人,好不容易愛上了一個女人,要是失去了這個女人,說不定他就真的要打一輩子的光棍。

    想到過去每次自己闖禍也是景醺去給自己善后,小時候自己的尿不濕也是他換的,他那時才幾歲而已。

    一想到這些,景痕甩掉腦中那些邪惡的念頭,一腳猛的踩向油門,對前面的車緊追不舍。

    “哼,這女人要欺負也只有我們景家人才欺負,輪不到你云家!”景痕給自己找了一個借口。

    然而他并不知道,前面開車的郭鯨掃了一眼后視鏡,瞧著后面那輛對他緊追不舍的車,嘴角不知覺勾起。

    “果然和云先生說的一樣,景痕這個傻子比起他哥要蠢多了。”

    景痕從小到大被景醺保護,這樣環境長大的人除了飛揚跋扈之外,腦袋也比較空。

    至少同樣一件事,不同性格的人就會有不同的看法。

    景痕壓根就沒有想這里面是不是有詐,哥哥讓他跟著云風的車。

    這車是云風的,還有郭鯨在里面,他就沒有多想,一股腦的跟著上去了。

    此刻另外一邊,云風抱著莫相知進入了另外一輛車,從相反的方向離開。

    景痕一路將定位發給景醺,郭鯨的速度很快,就像是在刻意甩開他一樣。

    景痕緊追其后,“哥,你放心,論飆車你弟弟我還沒有怕過誰,等你一來,咱們就前后夾擊,將那輛車堵住。”

    “你自己小心一點,不要將人跟丟了。”

    “相信我,肯定不會跟丟。”

    這時候景痕臉上少了平時的紈绔,多了一抹認真。

    “哥,下個路口你沖出來應該就能將他截住。”

    只要過了這個單行道,下個路口郭鯨逃無可逃。

    景痕把控著時間,“十、九、八……”

    這種感覺就像是以前兩兄弟一起荒野求生,共同克服困難。

    景醺已經將油門踩到底,雪花在車前瘋狂掃過。

    寧靜的街道上一輛車突然闖入視線,哪怕郭鯨早就做好了準備,仍舊被這殺出來的車子嚇了一跳,他趕緊踩油門。

    幾聲車子劃過街道的刺耳響聲在耳邊響起,車身打滑,差點沒撞上一旁的護欄,還好車子昂貴性能比較好才沒出事。

    景痕也緊急剎車,第一時間兩兄弟從車里出來,然后一前一后沖了過來。

    景醺第一時間拉開后座的門,卻發現后座空空如也,他臉色大變。

    “哥,怎么會這樣?人呢?”

    郭鯨悠然的搖下車窗,“景家兩位少爺,不知道這么興師動眾將我攔下來做什么?”

    這時候景痕才知道自己受騙了,那時候郭鯨故意搖下車窗讓自己看見的。

    他一把抓住郭鯨的衣領,“你們騙我!病秧子和那女人呢?”

    “景二少,我怎么不知道你在說什么?什么女人?我這車里可一直都是我一個人。”

    “你混賬!”景痕哪里受過這種被人耍的氣,他握著拳頭就要朝著郭鯨臉上打去。

    郭鯨閃都沒閃一下,而是帶著微笑道:“景二少,你可要想好了,你這拳下來會有什么后果。

    或許你沒事,你那叔叔就要替你背鍋了,堂堂景家二少隨意毆打他人。”

    景醺攔下景痕,心知肚明,自己這蠢狗弟弟被人耍了。

    如果他這一拳打下去,對景家很不利。

    景痕雖然有時候乖張,也會有分寸,不會做出格的事情給家人添麻煩。

    “小痕,不得無禮,抱歉郭少,一場誤會。”

    “還是景大少通情達理。”

    景痕還想說什么,景醺拉住了他,將車子挪開。

    看著郭鯨正大光明離開,景痕一肚子的火,“哥,就這么讓他走了?”

    “不然你還要做什么?郭鯨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在大街上打了他你能說得清?

    再說就算他知道什么,你覺得他告訴你?”

    “我……對不起,哥,是我沒用,我沒想過他們這么卑鄙。”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广东十一选5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