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
第三書包網 > 歷史小說 > 北朝求生實錄 > 第三卷一只披著狼皮的羊 第253章 西線無戰事

第三卷一只披著狼皮的羊 第253章 西線無戰事

作者:攜劍遠行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這一年冬天,北齊與西魏之間特別平靜,并未發生任何十人以上的戰斗,至于斥候間的日常斗法,也主要是集中在洛陽弘農一線。

    由于韋孝寬已經鎮守玉壁多年,于是西魏朝廷派遣老將豆盧寧接替他回京,讓他專門負責西魏戰場情報的統籌收集。

    獨孤信和楊忠在洛陽的失利,讓西魏中樞認識到,不能因為自身府兵制改革的成功而沾沾自喜,輕視對手。

    上兵伐謀,將在謀而不在勇,那高伯逸不見他在戰場上披堅執銳,卻屢屢能擊敗對手,這里面的道道值得深思。

    獨孤信已經卸任“鴻鵠”首領一職,再次由韋孝寬擔任,也讓這位已過不惑之年的將軍感覺壓力山大。

    長安正陽門前,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正恭敬的守在門前,身如青松,表情一絲不茍。身后隨從,亦是一板一眼站的筆直,頗有家風。

    正在這時候,視野里出現一隊緩緩前行的騎兵隊伍,領頭之人,正是西魏大將軍(跟楊忠職務相同)大將軍韋孝寬。

    “四公子?”

    宇文泰讓人在城門外接應回歸述職的將軍不是稀奇事,但讓他的兒子,還是十二歲的嫡親四子宇文邕來接,就有些稀奇了。

    韋孝寬連忙翻身下馬,對著宇文邕拱手行禮。

    宇文泰雖然還未篡位,但只要眼睛沒瞎的人都能看出來,這只是時間的問題。

    就算宇文泰不做,他兒子也會做。

    這樣看來,宇文邕的地位就是皇子,而且還是嫡子,可能登基大統的那種,這叫韋孝寬怎么不心驚呢!

    “是我仰慕將軍威名,讓父親派我來的。也有些事情要請教將軍。”

    宇文邕的姿態放得很低。

    這讓韋孝寬完全沒辦法拒絕,他其實是不想跟宇文泰的子女走得太近。

    “不如四公子隨我來,到我府上一敘,如何?”

    “那就拜托了。”

    宇文邕對著韋孝寬深深一拜。

    兩人一同進城來到韋孝寬的府邸,屏退下人以后來到書房,宇文邕反復打量著韋孝寬的書房,十分好奇的模樣。

    “讓四公子見笑了,此番是有什么事情呢?”

    韋孝寬疑惑的問道。

    “來人啊,把東西送進來!”

    宇文邕拍了兩下巴掌,一起來的下人放下一個木盒就離開了。

    “聽說,齊國那邊流行起一種叫象棋的游戲,十分有趣,韋將軍應該有所耳聞。

    我特意讓人用楠木打造了一副,贈與將軍,權當為將軍接風洗塵。”

    瞧瞧這話說得,韋孝寬還能拒絕嗎?

    這位沙場宿將只好點頭笑道:“那我就卻之不恭了。”

    “別人或許不知道這象棋怎么玩,但韋將軍應該是精于此道的吧?

    要不,我們來一局如何?”

    這位宇文家的四公子真是不簡單,說個話都要拐彎抹角的。韋孝寬一臉苦笑,按住宇文邕擺棋子的手道:“四公子有什么話直接問就是了,末將自然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宇文邕繃緊的臉松弛下來,對韋孝寬的知情識趣十分滿意。

    “這象棋的發明人,據說只是一位不到二十的少年,不知可有此事?”

    韋孝寬就知道宇文邕要問這個,他輕嘆一聲,微微點頭道:“此子……當真是一言難盡。

    他前些日子在荊襄助王琳大破侯平,弄得權將軍(權景宣)在襄陽焦頭爛額,夜不能寐。”

    韋孝寬的話語里三分警惕七分敬佩,與其說是斥責,倒不如說是夸贊高伯逸用兵如神。

    “這么說,他是個心腹大患咯?”

    宇文邕眼中精光一閃。

    “那倒沒有,畢竟他手下沒幾個人。高伯逸的可怕之處,在于他還不到十八歲!

    要是他身體沒出什么毛病,繼續在沙場上縱橫三十年不在話下。

    試問我們魏國現在哪個大將熬得過他?”

    韋孝寬也是一臉無奈。他今年四十有五了,不惑之年,以后身體只會越來越差。

    高伯逸現在的情況是,比他能打的將領沒他年輕,跟他一樣年輕的又沒他能打。

    這就有點尷尬了。

    “韋將軍,以后有那高伯逸的消息,一定在第一時間寫信告知與我,拜托了。”

    宇文邕對著韋孝寬深深一拜。

    哈?

    “四公子這是?”

    “在我看來,齊國諸將都不足為懼,唯有那高伯逸才是心腹大患!早做準備不是壞事。”

    “何以見得?”

    “這象棋分兩邊,楚河漢界,乃是周易中的太極分兩儀。

    步卒,車,馬,石砲的戰陣兵種,是為陽。

    而士,相不上戰場,詭譎行事,皆為陰。

    兩邊各有陰陽,此為兩儀生四象。

    棋盤縱橫八線乃是四象生八卦。

    能想出這種游戲的人,再怎么重視也不為過吧?”

    呃,這么說倒也沒錯,但你這么興奮的語氣,為什么讓我感覺你像是個舔狗和腦殘粉呢?

    那是敵國的將軍啊,還娶了皇后的嫡親侄女,你拉攏不動的!

    韋孝寬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只能尷尬的微笑點頭。

    “此乃小事一樁,關于高伯逸的那些事情我手里有密檔,抄錄一份給四公子即可。”

    “謝韋將軍。那在下告辭,韋將軍好好休息吧。”

    得到了自己想知道的答案,宇文邕行禮后離開。

    府邸門口白雪皚皚,下人看到宇文邕出來,低聲問道:“四公子,我們這就回府?”

    “不,我嫂子回娘家了,大哥也去了那邊,我過去拜會一下。”

    說完上了犢車。

    宇文邕大哥宇文毓是庶長子,不過西魏現在還保留一定的鮮卑習俗,即嫡庶的分別沒有漢人世家中那樣涇渭分明。宇文泰對嫡子庶子比較公平,并未偏袒哪一個。

    宇文毓娶了獨孤信長女,過年回娘家,他也跟著夫人一起去拜會了岳父獨孤信,現在正在獨孤信府邸中小住。

    輕車簡從來到獨孤信家,宇文毓正在跟夫人獨孤般若在看書。看到弟弟來了,宇文毓十分吃驚。

    獨孤信是他岳父,不是宇文邕的岳父啊!他這個十二歲的弟弟,跑自家老婆娘家來做什么?

    難道是看上了獨孤家的女兒?

    獨孤信基因好,女兒個個貌美如花,只是宇文邕十二歲就迫不及待,是不是早了點啊?

    “嫂嫂,聽說你兄長獨孤羅從鄴城回來,我想知道那邊的風土人情,可否讓我見見他?”

    獨孤羅?

    宇文毓跟獨孤般若面面相覷,臉上表情變幻莫測……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广东十一选5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