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
第三書包網 > 辣文肉文 > 秦時明月之大反派系統 > 章節目錄 后記記九

章節目錄 后記記九

作者:七星肥熊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帝尊崩逝,滿城舉喪。龍騰 朔風哀哀,渭水河畔,文武列隊,甲士宿衛。

    新皇登基,為示孝道,親扶棺槨入驪山皇陵。

    皇帝的陵寢的入口建在哪里,是絕密!僅有少數人能夠知道。

    盡管此刻前線,帝國與匈奴鏖戰正酣。匈奴破入高闕之后,已經過了黃河,此刻,正與帝國長城軍團爆發最為激烈的混戰。

    只是此刻,帝國咸陽依舊顯得十分寧靜,一股隱藏在肅殺之中的寧靜感。

    百官行至帝陵之前,守陵的衛士接過了帝尊的棺槨,沿著修建的山道,徐徐而上。

    從這里開始,就只有少數人能夠上去。

    群峰之巔,一個身姿綽約的身影在寒風之中挺立。月神從上而觀,看著底下長道上那沉沉的棺槨。

    “嬴子弋,我要看看,你到底是生是死?”

    就在抬棺的將士進入陵墓之后,月神的身影悄然潛入。在陵墓之中的將士措手不及時,月神已將所有人的制服。

    金絲楠木所制作的棺槨就在眼前,月神此刻的心幾乎到了嗓子眼。這一路上,她都沒有遇到幾個像樣的對手,實在是太不尋常了。

    月神知道這可能是個陷阱,只是,她必須要賭一賭。

    嬴子弋的生死,對她而言,實在太過重要。

    碰的一聲,那沉重的棺蓋像是一片飄揚的柳絮,被月神隨手拂開。月神走上前去,里面,有一個人。須發皆白,面容蒼老。然而,那模樣,無疑就是嬴子弋,就是化成灰,月神也認得。

    月神一步一步的向前,每走一步都感覺自己的心仿佛空了一分。

    這么多年的潛心修煉,這么多年的暗中籌謀,這么多年的臥薪嘗膽,最后,得到卻是一個笑話。

    一個無比可笑的笑話。

    “你怎么就死了?”

    月神的聲音哀沉,其中竟然有著一絲的哀求之意。

    空空蕩蕩的墓室之中,除了回響還是回響,月神心中的火終于徹底的熄滅了。

    “唉!老婆太多,沒有辦法!”

    一聲輕嘆,猶如少年之音,然而,這卻點起了月神心中所有的期望。

    她回轉身來,正見墓室之中,光亮之中,一道人影緩緩凝聚,劃過蒼老,中年,青壯等等歲月,最終變成了一個少年模樣。

    崢嶸少年,鬢角烏青,就如月神第一次見到嬴子弋時的模樣。

    “你”

    很難確定,此刻的嬴子弋是什么狀態,月神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不用驚訝。用陰陽家的話來說,此刻的我已經超越了天人極限。”嬴子弋的外表凝就人形,雙腳踏入地面,一步一步的向著月神走來。

    “哈!”無比荒謬的感覺在月神的心頭,接著,一道紫色的匹練從月神的手中揮出。

    這招威力強大的陰陽術暗含數十種變化,若是中招,必會重傷。可是,嬴子弋卻是不閃也不避。

    任由那招紫色的匹練擊身。

    奇怪的是,那紫色的匹練觸及嬴子弋的身體,卻是立刻消散無形,沒有任何的蹤跡。

    月神不覺得向后退了兩步,此刻的嬴子弋看似人畜無害,然而一舉一動,卻是完全超出了月神的認知。

    “放心,此刻的我已經不需要對你做什么了?”嬴子弋找了個地方隨便的坐了下來,看著月神。

    “不需要對我做什么?”面對著嬴子弋的輕視,月神大笑,說道:“你不對我做什么,可是我能,我要毀了你的帝國!”

    “哈哈!”面對著月神潑婦一般的聲音,嬴子弋不屑的輕笑著:“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你當真以為,如今的帝國是一個只被陰謀詭計就能摧毀的脆弱國家么?”

    “你什么意思?”

    嬴子弋輕輕揮手,霎時間,種種的畫面映入了月神的腦海之中。

    塞北草原,千里荒漠,狼煙蜂起,虎騎奔行。匈奴牙帳,塞上庭域,霎時間便成火海,而那一桿紅黑相間的旗幟卻是招搖無比。

    河南沃野,數十萬秦軍士兵列陣,與突入匈奴的主力進行著規模宏大的會戰。正在此時,蒼茫的大地上,塵煙茫茫,在主將章邯的帶領下,十數萬大軍從東而來。

    西域綠洲,數萬騎奔行,攻城拔寨,剿滅叛亂的小國......

    一副一副畫面涌入月神的腦海,巨量的信息涌入那種爆裂感讓月神幾乎喘不過氣來。

    “這是什么?你對我做了什么?”

    “這只是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而已!”

    “不,這不可能!”月神捂著自己的頭,驚慌失措的看著眼前的嬴子弋。“這不可能!”

    “你自以為陰謀得逞,只要匈奴突破長城,那么九原北地失守也只是時間問題。到時狼族的兵鋒便可直抵關中,威脅帝國的統治。卻不知,今日的帝國人心穩固,已非昔日。”

    “嬴子弋,你”月神憤怒的聲音響徹,只是,卻已經注定無用。

    ......

    群山皚皚,雪域之峰。

    其下,高原之上,綠水之前,屋舍連綿。

    清晨的陽光照射進屋舍之中,嬴子弋懶懶的起床,他的兩旁,橫七豎八的躺著白花花的一排。

    嬴子弋從床上半坐而起,看著身旁的一眾女子,不禁搖了搖頭。

    這個世界上有什么比當皇帝還累的職業,那就是成為一眾欲求不滿的女子的丈夫。嬴子弋腰酸腿疼的坐了起來,揉了揉肩膀。

    這里是嬴子弋自己創造的界域,類似于阿爾托莉雅的阿瓦隆之鄉。不同的是,這里可以按照嬴子弋的意愿創造事物。

    伴隨著一股香氣傳來,小鶴,小狐,小蝶三個乖巧的小侍女已經在準備著早餐。

    嚶嚀一聲,嬌喘聲起。

    身旁的老婆們一個個坐了起來,她們看著嬴子弋,潔白的背部劃過柔美的曲線,長長的睫毛在陽光之下一閃一閃的,那碩大的眼眸之中壓抑著欲望,豐潤的身體蕩漾著青春的美好。她們看著嬴子弋,風情無限,無疑在訴述著自己的饑渴。

    “不要吧!還要來!”

    嬴子弋看著一眾女子,縱然他此刻技術已經超神,然而也不得不拿出撲克牌,與一眾老婆繼續斗地主。

    窗外,陽光漸漸明媚........

    (后記完)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广东十一选5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