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
第三書包網 > 辣文肉文 > 我忽悠著圣光 > 章節目錄 第一百五十七章 陰謀(兩更)

章節目錄 第一百五十七章 陰謀(兩更)

作者:我忽悠著圣光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入侵者?”恐懼魔王的聲音藏著嘲諷。龍騰 “我好像不是你的下屬。”

    “如果我失敗,你的主子也不會高興。你說呢?”阿爾薩斯毫無波動。

    “當然。”恐懼魔王突然心里一動。“我會去看看。”

    “克爾蘇加德,派人協助它。”

    “是。”散逸著藍色能量的骨頭架子微微躬身,漂浮著和恐懼魔王一起走出了王庭。

    “德賽洛克,巴納扎爾,瓦里瑪斯。”阿爾塞斯站起來,不屑的冷哼一聲。“一群蠢貨而已。”

    斯坦索姆,城市的重建工作重新啟動,由于缺少法師和人手,工作進度相當緩慢,在外清掃亡靈的戰斗小組趁著亡靈的力量被削弱之際,已經把戰線推進到了米爾達湖,據報他們在那里遇到了幸存者。

    “那些幸存者情況如何?”班尼從達拉然返回這里已經兩天,他足足思考了兩天,也沒有找出斯坦索姆亡靈的‘異常削弱’原因。

    “大多是一些平民,有少量圣騎士和洛丹倫逃出來的士兵。”他們當時從洛丹倫撤退時,有很多人從洛丹米爾湖和城市大門方向逃走,并非所有人都跟著他們一起去了暴風車。

    “他們在提爾之手建立了完備的防御設施。”

    “我需要親自去一趟。”他才剛剛回來兩天,屁股都還沒捂熱,又得出門。

    “已經派出了聯絡人員,你不必親自去。”加文拉德對他總是親身犯險的行為有些無奈。

    “烏瑟爾閣下至今下落不明,他們很可能有烏瑟爾閣下的下落。”歷史已經改變,班尼希望這個光明使者也一樣改變了命運。

    “報告!”

    “進來。”

    “史密斯閣下,指揮官閣下。”衛兵行軍禮。“提爾之手的聯絡人員回來了。”

    “叫他們直接到這里!”加文拉德看了班尼一眼,他不需要親自去了。

    等待了五分鐘,一個身影直接掀開了帳篷。

    “閣下。”壯實的身影,胸口刻著白銀之手標記的銀色盔甲,這不是‘晨曦之光’的聯絡人員。

    “馬塔斯!!”加文拉德急性兩步。“你沒事?!”

    “是的,閣下。我也以為我會回歸圣光的懷抱。”

    加文拉德保住他,盔甲被拍的砰砰作響。

    “沒事就好!”

    “全賴圣光保佑。”

    “這是史密斯閣下,‘晨曦之光’的首領。”

    “閣下。”馬塔斯鞠躬一禮。

    “坐下說。”

    班尼引著幾人坐到椅子上。

    “你們那情況如何?”班尼給馬庫斯倒了杯水。

    馬庫斯嘆了口氣:“很不好,缺少干凈的食物和水,戰士們也一天比一天少。亡靈對我們的進攻從未間斷。”提爾之手是洛丹倫東部最大的難民聚居點,逃過亡靈天災的難民都匯聚到了這里。這也吸引了亡靈天災的注意,如果不是高大的城墻保護,他們在就頂不住了。

    “你們還和其他人有聯絡嗎?”

    “和南海鎮的加瑟里斯將軍有過聯絡,但沒多長時間就被切斷了,唯一的獅鷲騎士被亡靈的石像鬼擊傷,我們的斥候也很難通過提瑞斯法。半個月前我們感覺到斯坦索姆方向有大規模的圣光爆發,我們派出了兩名斥候,但都被亡靈攔截,直到三天前你們的——戰斗小組到達提爾之手。”

    “有烏瑟爾閣下的消息嗎?”

    “有過傳聞。”馬庫斯猶豫了一下,還是繼續道:“有從凱爾達隆郡來的人說他們在那里看見烏瑟爾閣下的墓地。”

    “明白了。”班尼皺起眉頭,凱爾達隆郡,就是前世的通靈學院,烏瑟爾的墓地前世確實在那里不遠。

    “閣下,我們很需要補給。”馬庫斯抿了抿嘴,有些尷尬。

    “稍后我會派人為提爾之手準備補給。”

    馬庫斯起身鞠躬一禮。

    “辛苦了!”班尼拍了拍馬庫斯的手臂。“去好好的休息一下,明天補給就會準備好。”

    馬庫斯再次一禮,和其他人走出了帳篷。

    “烏瑟爾閣下——”

    “兇多吉少。”班尼嘆了口氣。

    “閣下當時離開時,我估計閣下他是返回洛丹倫收斂泰瑞納斯的尸骨。”作為烏瑟爾的副官,烏瑟爾有對他說過‘臨行遺言’。“他當時就說過,自己可能不能活著。所以讓我輔助你帶領洛丹倫走出困境。”

    “必須盡快確定這件事,派出空軍去偵查,帶上幾個圣騎士!”

    “明白。”

    “另外,命令部隊!三天內必須推進到蘇卓瑞爾河附近!”

    “明白。”

    “我去見見凱爾薩斯!”部隊的進度比想象中還要快一些,班尼要與他商量一下駐防蘇卓瑞爾河和反攻奎爾薩拉斯的事宜。

    安多哈爾,亡靈瘟疫的起源之地,自從德賽洛克被派往洛丹輪監視阿爾薩斯后,阿爾薩斯就以清理殘余抵抗力量的理由把它派到了這里,雖然不愿意聽從阿爾薩斯的命令,但一切為了燃燒軍團的大帽子讓它也沒什么辦法,至少現在,還不能和阿爾薩斯撕破臉皮,不過,機會已經來了。

    “這件事,必須謹慎!”三個恐懼魔王站在安多哈爾原本的教堂內,只有這里能容下他們巨大的身軀。

    “巴納扎爾,你在斯坦索姆就沒有發現什么嗎?”區別于巴納扎爾和德賽洛克的率色盔甲,瓦里瑪薩斯的盔甲點綴著紫色。

    “那些亡靈確實有些不對勁,它們的力量好像被削弱了,各個方面上。”恐懼魔王用尖銳的爪子撓了撓下巴。“你呢,德賽洛克,阿爾薩斯怎么樣?”

    “阿爾薩斯也有些異常,他體內的黑暗之力被削弱了,雖然很微弱,但我能感覺的到,前一段時間的‘地震’和達拉然突然爆炸的巨大能量與阿爾薩斯發現異常是同一時間,這里面應該有些聯系,我打算去達拉然看看。”

    “斯坦索姆地區象征性的派一些炮灰就行了,先查清達拉然和亡靈發生異常的原因,我有預感,我們的機會已經來臨!”

    “巴納扎爾,那些圣騎士怎么樣了?”

    “斯坦索姆被占領,預定的計劃已經改變,新的計劃正在進行中。”

    “那么,會議結束,確定了亡靈的異常后,由德賽洛克召開下一次會議。”

    周圍的空氣開始扭曲,伴隨著黑色的霧氣,巴納扎爾與瓦里瑪薩斯消失在原地。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广东十一选5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