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
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還看今朝 > 章節目錄 第六卷 第一百三十一節 接班人

章節目錄 第六卷 第一百三十一節 接班人

作者:瑞根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沙正陽本來是打算借著今天天氣不錯,自己到百花山上走一圈,出出汗,然后找個地方坐著,一個人優哉游哉的喝杯茶,難得清閑一天。

    沒想到居然會在林蔭道上健步走時遇到也來優哉游哉鍛煉的晁漢忠。

    看晁漢忠同樣一身運動裝的打扮,也是來利用周末鍛煉。

    二人相遇,自然也格外親熱。

    當初在黨校時,沙正陽作出海戰略的大文章時,也得益于晁漢忠幫忙不少,晁漢忠也給沙正陽出了不少主意,特別是在一些相關法律法規方面,晁漢忠可要比作為外行的沙正陽強太多,也幫沙正陽的文章斧正了好幾回。

    當時沙正陽就想要讓晁漢忠到長河能源集團來,但是那時候晁漢忠還有些舍不得省計委礦業能源處處長的寶座,所以婉拒了沙正陽的邀請。

    沒想到沒幾個月時間,晁漢忠居然從礦業能源處處長位置上下來了,到省計委機關黨委去當一個副書記。

    嗯,當然還是正處級,只不過這個正處級就真的是喝清茶吃閑飯去了。

    “老晁,看樣子你過的不太順,計委體系明年可能要機改,會有比較大的調整,……”沙正陽沉吟著道。

    “我沒戲,和我沒關系。”晁漢忠明白沙正陽的意思,淡淡的笑道:“我這個人有時候脾氣太直嘴巴太臭,所以容易得罪人,而且得罪了人還不愿意去悔過,這就不好辦了。”

    “哦。”沙正陽也不清楚晁漢忠究竟和省計委哪一位領導把關系搞僵了,但尋常的委里邊領導是動不了礦業能源處這類核心位置的晁漢忠的,所以猜都能猜出一個大概來,“真的沒辦法?”

    “嘿嘿,一些觀點上和做法上有比較大的分歧。”晁漢忠倒也沒有遮掩什么,“本來也有人去幫忙說和,但后來我又有點兒多嘴,嗯,和你們還有點兒關系,……”

    “哦?和我們還有關系?”沙正陽頗為詫異。

    長河能源集團雖然在很多業務上也要過省計委審批,但實際上大家都知道這是省里用來沖擊世界五百強的種子,所以自主性很大,只要集團自身確定的事情,基本上其他職能部門都只能配合。

    所以在東神煤業擴建項目上,雖然從省里到國家計委所有審批程序都走完了,但是到具體落實的時候長河能源集團要放一放,包括李銘和省計委在內,都只能無可奈何。

    人家又沒說中止,只是暫緩,找出來的理由也很充分,所以也只能咬牙切齒的看著。

    “我不該多嘴,說了一句目前煤價虛高,已經見頂,要考慮未來煤炭產能擴張太快可能帶來的買方賣方市場逆轉易位的可能性,怎么就被領導聽到了,所以本來說可能要重新考慮一下我的問題,但現在就只能緩一緩的又擱下了,徹底沒戲了。”

    晁漢忠沒說是哪一位領導,但省計委是常務副省i長李銘在分管,省計委主任陸永放也是一個頗為乖覺的人物,相當會來事,自然在這些問題上就不會掉以輕心。

    這種事情最麻煩,一旦對你的印象形成了成見,就算是換了一個領導,只要不是對你有特別好感或者特殊關系的,基本上都寧肯把你放在一邊,等一等看一看再說,可人又經得起幾下等一等看一看,一晃兩三年,沒準兒你的年齡又不在了。

    這么說來,還真和自己有點兒關系,李銘對自己沒辦法,但是對晁漢忠這種沒眼水的角色,自然有人要遞話。

    “老晁,看樣子還真的是我們連累了你了,明年煤價要真的下滑了,你恐怕就要成為田豐了。”沙正陽大笑了起來。

    “不至于,好歹還能有碗飯吃,我年齡也不小了,再熬幾年也就該等著退休了。”晁漢忠也明白其中的道理。

    “嗯,有沒有考慮過換一個環境?”沙正陽沉吟了一陣才慢慢道。

    這也是他見到晁漢忠之后就在考慮的問題。

    自己明年如果要上掛,長川實業這邊的工作可以交給傅蕾,但是出海戰略的事情恐怕也還要有個人幫忙先做著,另外朱漢生落馬之后,集團黨委和行政班子都缺人,自己從總經理助理變成了副總,但在分工工作上卻沒變化,石化這一塊鐘廣標不得不自己親自來過問,而謝福才的表現又不盡人意,所以才會讓鐘廣標這么捉襟見肘,對自己要去燕京鍛煉這么不高興。

    如果晁漢忠能到集團,那么就可以幫鐘廣標分擔不少,只不過這里邊也有些問題。

    晁漢忠在省計委不受待見,你長河能源卻又要當成人才去用,就有點兒太針鋒相對了,容易引起不必要的矛盾,特別是本來雙方都有點兒齟齬的情況下。

    李銘恐怕會更憤怒,現在尤萬剛要走,恐怕不會愿意在這個問題上橫生枝節。

    當然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尤萬剛要走,恐怕對李銘也就沒有多少顧忌,如果能說服對方,那就基本上能成了。

    但即便是說通了尤萬剛,省委組織部那邊,還有省里主要領導那里,都還得要一一走到。

    正處級干部調動,不是那么簡單的事情,這種情況下,很容易被人拿起來過分解讀。

    “換一個環境?”晁漢忠有些遲疑,端起茶杯的手在空中停頓了一下。

    他當然明白這是沙正陽的好意,問題是沙正陽能做得了這個主么?

    李銘不說,就算是陸永放也不是等閑之輩,當然,或許對放晁漢忠離開也樂見其成,只是這個時候,這種情形下,陸永放他們會怎么想?李銘會不會從中作梗?

    “正陽,我的情況,你應該知曉,恐怕會引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啊。”晁漢忠躊躇的回答道。

    “這我知道,不過我沒這個能耐解決你的問題,我只是提供一種可能性,最終要領導們來決策。”

    沙正陽當然不可能把話說滿了,但目前應該說是一個機會,讓晁漢忠到長河能源集團,從省計委到長河能源算是一個下放的姿態,如果仍然是平級使用,說得過去,當然這要晁漢忠自己把心態擺端正。

    鐘廣標現在捉襟見肘,手里邊嚴重缺人,謝福才不太受鐘廣標的欣賞,所以從外邊來人是一個合適選擇。

    而晁漢忠多年在能源礦產這一塊工作,分管石化和煤化這一塊都能行,如果袁增橋能夠和鐘廣標搭手擔任常務副總,晁漢忠其實可以彌補袁增橋的缺,對煤業這一塊,晁漢忠也一樣相當熟悉。

    沙正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晁漢忠也是果決之人,當初自己犯了錯誤,如果能早一點意識到,那個時候就跟隨沙正陽到長河能源,說不定也就沒這一場在計委里邊受折辱的事兒了。

    他很爽快的應承下來,愿意離開省計委,當然具體如何操作,下邊還要來細細琢磨。

    晁漢忠能混到這個位置上肯定也不是吃干飯的,能力是一方面,肯定也有認可欣賞他的人,那么必要的時候也要走動走動。

    丟開這個話題,兩個人關于煤炭市場的走勢問題探討倒是很一致,晁漢忠覺得國內在煤炭產能擴張上缺乏一個比較規范的長遠計劃,這也就使得完全通過市場來進行調整容易引起行業的起伏過大。

    當然這也是市場經濟規則在起作用,只不過在享受好處的同時也免不了就要承受陣痛,這種情形下對于市場發展能夠做出科學預測就能最大限度的避免這種陣痛帶來的損失。

    而在這一點上,晁漢忠覺得伊東煤業可能會付出慘痛代價,他們在近期的新擴產產能上更是激進,計劃一改再改,到1998年底,產能會在原來規模上暴漲百分之七十五以上,這是一個相當駭人的程度。

    眼見得時間不早,晁漢忠和沙正陽二人這才施施然下山。

    天氣大好,林間空氣清新,鳥鳴雀躍,很有點兒復得返自然的感覺,若是能一直這么享受清閑,倒也是一種難得的生活滋味,但沙正陽也知道這種日子也只能想想而已。

    偶爾品味一下或許感覺不錯,真要天天如此,只怕自己未必能做到晁漢忠那么淡然了。

    山道上迎面走來兩個女孩。

    青石板小徑不算寬,兩個人能并行,但是再多人就不行了,二者這里更好是一個弧形的拐彎,兩邊的竹林幽深,細碎的陽光灑下來,看上去更是婆娑搖曳,格外宜人。

    “冰雁,這個時候上山,我們在什么地方吃東西?這一走上去,山上就是一些賣涼面涼粉的,可填不夠我的胃。”微胖健壯的女孩一身火紅的運動套裝,一副被抓夫生無可戀的表情。

    “行了,誰讓你睡懶覺不起床?說好九點半,結果你十點半都出不了門,怨誰?”另一個有些清泠的聲音淡淡的道:“再說了,餓一頓或許有助于改善你的飲食結構,減輕你的胃負擔,沒準兒你會感受到更輕松,從此走上健康人生道路。”

    晁漢忠看了前面兩個女孩一眼,認識,但是不熟悉,對方的目光望過來,他也只能點點頭。

    http:///txt/5873/

    。_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广东十一选5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