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
第三書包網 > 科幻小說 > 腐爛國度之活下去 > 章節目錄 第二千四百六十一章 組建新軍(六十)

章節目錄 第二千四百六十一章 組建新軍(六十)

作者:奇異果008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當然,如果說你非要因為我的拒絕而對我有意見,不想跟我處關系,那也沒什么。為了大局,有些犧牲我是必須做的。”

    太厲害了。

    寥寥數句,老徐把他的說話天賦表達的淋漓盡致。

    他這番話雖然字數不多,但暗含信息量卻是極為龐大。

    首先,與柳如兄弟相稱,不過談兄弟不是目的,只是為了向旁人暗示,這柳如想借助他和自己徐仁杰同處一個帳篷走后門。

    之后,老徐擺事實講道理,表面自己的公證。

    其次,拿出蔡狗子做比,這蔡狗子同樣是老徐同寢室人,老徐在宏利新拒絕蔡狗子加入時沒有挽留,剛好佐證了老徐不會因為自己認識就給開后門的“公證”。

    最后,說了一通冠冕堂皇話來上升自己檔次。

    當然,老徐是不在意這些虛無名聲。

    什么為了隊長做事,為了場館,老徐做什么他不在乎別人怎么看。

    他之所以這么特別將這些事兒拿出來講,主要目的就是以此襯托宏利新的無恥。

    他就是要叫宏利新明白,你挺柳如,就是在跟隊長對著干。

    你執意同意柳如加入新軍,那就是在拿整個場館人員安危開玩笑。

    老徐知道宏利新是個要面子人,更清楚他現在想要拉扯柳如進隊真實目的。

    所以他現在就是利用宏利新這些特點給他設套,叫他知難而退。

    至于柳如這邊現在是有苦說不出。

    憋了半晌,他惡狠狠道:“徐仁杰,你別在這說那些大道理。蔡狗子是你的人,他當然向著你說話,就他那鳥樣他敢出去對付喪尸?別開玩笑了!”

    “喂,姓柳的,你算個什么東西,人大佬說話,什么時候輪到你插嘴了?你還懂不懂規矩?難怪老徐剛才說你。哼,私底下巴結老徐想叫老徐開后門給你入隊,別以為這事兒我不知道。現在老徐公主沒給你開這個后門,你就在這反咬一口,血口噴人。你好意思嗎?你還是人嗎?”

    論道打架,這蔡狗子拍馬也不是柳如對手。

    可說起來斗嘴,這柳如就得落得下成了。

    術業有專攻擱在此刻柳如和蔡狗子身上那是再合適不過。

    也是沒想到蔡狗子會給自己來這么一出,這被老徐訓斥也就算了,蔡狗子也當這么多人面懟他,柳如一下便是防線崩潰反擊道:“蔡狗子,你敢說你和徐仁杰不是一伙的?”

    非常兒戲的問話。

    蔡狗子聽了柳如質問冷笑回道:“我和老徐是一伙的?是,我承認,我和老徐算是兄弟,大家同處一個帳篷,老徐對我不錯。但那又怎樣?老子現在不照樣是被拒絕在隊伍外面?老徐把我當兄弟,可有給我開后門嗎?被拒了,就得承認能力不行。這有沒什么好丟人的。但你這因為被拒就翻臉不認人,甚至反咬一口,這他娘的就不是能力問題,這是人品,你個柳如連最起碼做人的人品都沒了,你說你這種人還能入隊?”

    “各位兄弟,我不知道你們是怎么想的,反正在我看來,如果連柳如這種過河拆橋,只要不和他意就翻臉家伙也能入隊,那這隊伍不加入也罷。和他這種人上戰場,到時候怎么被賣都不知道呢!”

    蔡狗子跟進言語攻擊力更強啊。

    本來只是談論能力問題。

    現在蔡狗子直接是把柳如給說的一無是處,出爾反爾。

    面對這重重攻擊,柳如有口難辯,蔡狗子這出殺的他是措手不及。

    反擊,怎么反?口才方面柳如本身就不如蔡狗子,反應力更不消說了。

    惱羞成怒的他抬手就愈打人,這是人在極度無奈下的本能舉措。

    說白了,柳如現在是被逼的無路可走。

    他整個人,除了動手跟蔡狗子來電硬碰硬肢體接觸討回所謂場子,剩下指望口舌爭辯根本沒有可能。

    別說他口舌不行,就算行,一個人對抗老徐,蔡狗子兩人,他也是得落得下乘。

    只不過,柳如這將將抬手,一個身影便是閃了出來,完罷電光火石間將其下壓手掌給擒攔住了。

    “唉,柳如,你這是干什么?有話說話,動手什么意思?”還是雷瞳。

    當見得雷瞳閃身阻攔,柳如面若死灰。

    他知道自己最后對付蔡狗子手段被終止了。

    而蔡狗子在躲過一劫后,也是心有余悸啊。

    好在是雷瞳及時現身幫他擋下,要不讓就剛才柳如那一下,絕對是力拔山河兮……夠他受的。

    在經過短暫惶恐后,恢復過來的蔡狗子看了眼被雷瞳扼制控制的柳如右臂,他知道有雷瞳“護駕”,這柳如沒法對自己怎樣。

    當下恢復底氣沖柳如惡斥道:“看到沒,各位看到沒,能力不濟不服氣,居然還要動手,姓柳的這就是你解決問題方法?我告訴你,這里老徐,宏哥,王館長可都在呢!這里還不是你撒野地方。那啥,王館長我申請調離原來帳篷,跟這樣人待一起我覺著丟人。還有我也不想和他起沖突,我不想給館內找麻煩。還請王館長同意我的請求,給我調換帳篷。”

    明明就是怕死,怕此事結束后被柳如打擊報復。

    蔡狗子不傻,他也知道經過今日之事他和柳如關系就再也沒法調和。

    而縱使他和老徐是所謂的哥們兄弟,可老徐現在手頭一堆棘手事情要處理。

    老徐不可能似過去那樣每天會帳篷,他有他的事兒,那蔡狗子若是在和柳如待一個房內,鬼知道對方會不會發瘋報復?

    鑒于此點,柳如必須調離帳篷以避免和柳如正面接觸。

    只不過這種事兒肯定不能明面說自己怕被柳如打,蔡狗子很聰明將問題提升到館內矛盾。

    他明白,老徐他們現在最擔心莫過于館內沖突引發外面喪尸注意。

    而且他還是把此問題交由王建設這個館長處理,并沒有給老徐,宏利新找麻煩。

    這么做也是體現了蔡狗子的狡猾。

    畢竟,老徐,宏利新這樣人物未必會在意這種事兒。

    他們很可能為了顧及所謂面子,就當面訓斥吩咐柳如幾句,叫他不要和自己沖突。</p>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广东十一选5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