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
第三書包網 > 科幻小說 > 穿越女主角 > 章節目錄 第四百一十四話 哭泣的森林

章節目錄 第四百一十四話 哭泣的森林

作者:飛揚地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發生了什么事?”

    祭祀長正在豪華的寢宮中享受著女神官的服侍,突然聽到外面傳來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嚇得她急忙推開了趴在自己身上的女神官,抓起了一旁的衣服。

    “城門破了!”

    一名侍衛驚惶的敲著寢宮的大門,大聲喊道:

    “祭祀長,快從后門逃走吧!那個騎士沖進來了,大家根本擋不住他。”

    “開什么玩笑,你們可是神殿近衛!就算比不上達弗列德也差不了太遠,這么多人難道擋不住他一個人嗎?”

    聽到他的話,祭祀長立刻平靜了下來。

    只見她好整以暇的整理了一下綠色的波浪長發,臉上重新堆起了笑容,伸手把有些緊張的女神官拉入了懷里:

    “瓦娜……剛才那一招很不錯,繼續幫我……”

    她把對方的頭壓到了自己身下,愜意的閉起眼睛,臉上很快泛起了紅暈。

    “呃!”

    門外傳來了咽氣的聲音。

    “它闖進來了!”

    一個神殿近衛大聲喊道。

    “這些廢物!”

    聽到外面的聲音越來越近,祭祀長這一次真的慌了。

    *

    她赤身跳下了地,把身上的衣服快速套好,最后還不忘記拿起代表自己身份的神杖。

    “瓦娜,帶著神官和祭司們在這里守著!”

    她對女神官說到:

    “如果實在守不住就自己找個理由退出來……我的身邊可不能沒有你。”

    說著,輕輕地挑了一下女神官的下巴,然后轉身離開了后門。

    “怎么搞的?”

    一邊匆匆的走著,她一邊在心中納悶:

    “城門可是用一整塊深海的冰靈石雕筑而成,不僅堅固而且沉重,每次開啟關閉都需要用數十名祭祀和上百名守衛一同出力;那個騎士居然能夠把它破壞掉?”

    “當時就是因為這扇門。我才冒險決定在城內發動叛亂……真是豈有此理。”她急急的走向了城頭,那里有著僅次于王宮的防御力量,而且還有一位特魯伊斯的圣女。

    ——圣女不僅本身實力非凡,同時也是教團的重要保護對象,跟她在一起肯定最為安全。

    但是等她繞到了城墻下,發現許多人開始從城內爭先恐后的向外逃竄。

    其中既有和自己一同背叛王國的人。也有教團的使者,大家就像是被惡魔在后面追趕一樣哭喊著向城門涌去。

    那扇城門上面被破開了一塊巨大的缺口,足以讓十余人一起逃命,但還是被洶涌的人潮擠成了密密麻麻的一團,沒有一個人能夠成功逃出去。

    “我是祭祀長安妮.羅潔,你們在干什么?”

    她用神杖重重搗了一下地面,用威嚴的語氣對面前的眾人說道:

    “我命令你們立刻停止現在的行為……”

    這時突然從后面沖過來了一名矮小的男子,直直的撞在了她的身上。

    由于剛剛在和下屬纏綿,她身上那些需要吟唱發動寶物一樣也沒有開啟。神術護罩也是,這名男子的力氣不小,差點把她撞翻到了地上。

    “——無禮之徒!”

    祭祀長狼狽的直起了身,沖著那個身影已經消失在街角的男子喊道。

    “城衛隊,城衛隊!”

    她試著用聚音法術呼喚人來幫忙,卻發現根本就沒有人理自己。

    “粗鄙的家伙,今天就暫且饒了你。”

    恨恨的整理了一下衣物,她甩了下頭發。向著城墻的樓梯走去。

    剛走上城墻,突然后面的人們哭喊成一片。開始有人拔出武器砍殺前面擋路的人群,霎時間城門處亂成了一團。

    “踏,踏……”

    陰森的馬蹄聲在路上響起。

    安妮.羅潔回頭一看,發現一名騎著黑馬的詭異騎士出現在了街道中。

    它的頭盔中雙目漆黑一片,身上冒著一股一股的黑霧,手中的騎士長槍上沾滿了血跡。

    “這是王國的頂級定制鎧甲……和達弗列德穿的好像。”

    看著那個騎士。祭祀長心中莫名其妙的透出了一股寒意:

    “但是達弗列德騎的馬不是黑色的,他也并不喜歡使用長槍!”

    那名騎士的目標是城門的人群,只見那匹黑馬長嘶了一聲,四蹄開始加速,載著騎士向城門處發動了沖鋒。

    那柄巨大的騎士長槍在數秒后貫穿了城門上的缺口。那些沒有來得及逃出去的人都變成了肉泥,連一具完整的尸體都沒有留下來。

    僥幸未死的人們開始四散奔逃,騎士并沒有一個一個去追殺他們,而是像感應到了什么一樣,抬頭看向了城頭的祭祀長。

    “踏踏……”

    似乎確定了主人的目標,黑馬開始向這邊移動。

    “——這到底是什么怪物!”

    看到了那條血肉通道,祭祀長的渾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跌跌撞撞的往城墻上跑去。

    “海倫!你在哪里?”

    她雖然會飛行神術,但是那需要一段時間來吟唱,她現在一刻也不敢在下面多呆,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了城頭,連鞋子都跑掉了一只。

    “海倫?”

    到了城墻上方后,她看到海倫坐在了一名魁梧的天使肩上,在她周圍是一共十三名戰斗天使。

    這已經是一股可以顛覆大陸上任何一個中等國家的戰力,只是不知道為什么,她感到這些天使正在如臨大敵的進行著防備,仿佛在警戒什么敵人。

    “親愛的安妮,你終于出現了。”

    海倫在空中向她招了招手:

    “出現了一個意料之外的敵人……不過我們最重要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根本沒必要和它死戰。”

    說著這位圣女拋了一下手中還帶著一絲血色的蔚藍寶石,微笑道:

    “現在,把你那11枚神石拿出來吧,別忘了它們才是這場戰爭的真正目的。”

    “親愛的,我覺得我還是自己保管的好。”

    祭祀長狡猾的說到:

    “不然我怕這些尊貴的天使大人不肯帶上我。”

    “呵呵。我就喜歡你這種

    狐貍一般的性格。”

    海倫嬌笑了幾聲,把手中的藍色寶石收了起來:

    “前方的路還很漫長,天使大人一向對人類不感興趣,我們可以在它的身上好好排遣一下寂寞……”

    說到這里,她對祭祀長拋了一個媚眼:

    “還不快上來?”

    “我最心愛的海倫……”

    祭祀長露出了癡迷的神情,爬上城頭。想要和她一起坐到戰斗天使上面。

    “我沒有在她身上感到神力,圣女。”

    那名天使突然發出了聲音。

    “我雖然背叛了水之女神,失去了暴雨祭祀的力量;但是仍然擁有很多蘊含神力的寶物……”

    祭祀長似乎沒有聽明白它的意思,略帶不滿的說到。

    “安妮,你的神石有放在身上嗎?”

    海倫瞇起了眼睛。

    “當然有!它們就在……”

    安妮.羅潔找遍了自己的口袋和包裹,這才發現那串神石不翼而飛。

    “如果是忘在了宮殿里,我可以讓天使帶你去拿。”

    海倫嗔怪的說到:

    “你怎么這么不小心……”

    “不對。”

    祭祀長突然冒出了冷汗:

    “是剛才那個男人!”

    她尖叫了起來:

    “他是一個該死的小偷!故意撞了我一下,趁機偷走了我的神石!”

    海倫沖著最遠處的一名天使示意了一下,那名天使用極快的速度圍著整座城池轉了一圈。最后對她搖了搖頭:

    “這附近沒有神石的氣息。”

    “海倫,我——!”

    祭祀長剛想說什么,耳邊突然傳來了一個可怕的聲音。

    ——那是馬蹄踩在城墻上的響聲。

    一名周身冒著黑氣的騎士突然從下方躍出,手中長槍猶如一道閃電,瞬間刺穿了一名天使的羽翼!

    那名天使用手中的長劍和盾牌和騎士對拼了數下,結果被逼得連連倒退,無論是力量還是速度,都被對方完全的壓制住了。

    “回來。我們不需要和它作戰。”

    海倫冷冷的下了命令。

    然后轉頭看了一眼地上的祭祀長,眼睛里面露出了無情的光芒。

    “去附近尋找神石的下落!一定要把它們給找出來。”

    她對其余的戰斗天使說到。然后和身下的天使一起飛到了高空。

    “海……倫?”

    安妮.羅潔呆呆的看著離去的金發美人,難以相信對方竟然會這么的冷酷絕然,竟將自己留在了這里。

    身后響起了馬蹄聲。

    她無力的跪到了地上,渾身發軟的用雙手撐著地面,慢慢地回過了頭。

    在那對驚恐的眼睛中,出現了一片漆黑的影子。

    在滿地的鮮血中央。騎士抬起頭,看著天使們離去的方向。

    即使是得到了如此恐怖的力量,它還是無法飛行,自然也就追不上那些天使。

    走過了面孔扭曲的尸體,騎士從城墻上跳了下去。來到了地上的女祭祀身旁。

    她身上的衣服雖然凌亂,但是仍然完好無損,在復仇的騎士覺醒后,她就被氣急敗壞的圣女推到了城墻外面。

    失去了神力加護的她,現在已經沒有了保護自己的能力;但是,也許奇跡真的發生了……從百米高的城墻上墜下,她仍然保留著一絲氣息。

    “伊……黛……安……”

    騎士發出了笨拙的聲音。

    過度的黑暗已經開始侵蝕它的神智,讓它無法再像往常那樣呼喚愛人的名字。

    地上的女祭祀沒有了眼睛,聽到熟悉的聲音后,沾滿鮮血的嘴唇微微動了動,似乎想要說些什么。

    騎士從馬上跳下,跪在了她的身側,輕輕扶住了她纖瘦的肩膀,然后把頭盔湊到了她的嘴邊。

    女祭祀用盡最后的力氣,對它說了一句話。

    然后就像是完成了心愿,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靜靜的躺在騎士的臂彎里,身上漸漸閃耀出了水藍色的光。

    祭祀長袍,那頭美麗的長發,被巨大的沖擊震斷的四肢和軀干,開始泛起一圈圈的光暈,就像是他們兩個曾經在大陸森林中看過的螢火蟲,發出了柔和的光芒,一點一點的消散在空中。

    騎士抱著她騎上了黑馬,向著遠處的森林走去。

    女祭司的身體越來越淡,最后只剩下了一個透明的輪廓,在兩人行進到了森林邊緣,在騎士的手臂中完全消失了,只剩下了星星點點的藍色光芒,久久的圍繞在愛人身邊,不舍得離開。

    “滴答……滴答……”

    天空不知何時下起了雨。

    孤獨的騎士似乎不知道懷中的人已經消逝,依然小心翼翼的保持著原來的姿勢,就那樣慢慢走進了哭泣的森林。

    ……

    “這就是……黑色災厄的過去……”

    夏感到捏住自己頭頂的手松弛了下來,失去的神智也漸漸恢復。

    剛才她好像做了一場長長的夢,在夢里面看到了無數的場景和人。

    但是睜開眼睛后,卻發現迪麗雅他們還在拼命的攻擊著騎士,仿佛剛才那個漫長的夢境只不過是短短的一瞬,她甚至感到自己仍有余力戰斗。

    “嚓!”

    她在空中抓住了寶劍的劍柄,猛地向外一抽!

    騎士的頭盔沒有再咬住劍鋒不放,而是發出了刺耳的摩擦音,松開了已經有些黯淡的劍刃。

    “那是什么?”

    與此同時,夏的雙目中隱隱看到了一只黑暗的眼睛。

    那只眼睛就藏在被刺破的地方,位于頭盔的深處,在那里一脹一縮,宛如一顆漆黑的心臟。

    “夏!”

    狼人公主注意到了她的動作,驚喜的喊道。

    “伙伴,用你的劍刺那個核心!”

    巫妖似乎也看到了頭盔中的眼睛,對著夏發出了傳音。

    “這……”

    銀發少女看著自己手中的寶劍。

    雖然知道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但是想想騎士和她愛人悲慘絕倫的遭遇,一時間沒了主意。(未完待續……)r1292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广东十一选5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