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
第三書包網 > 科幻小說 > 穿越女主角 > 章節目錄 第四十九話 負債的女主角

章節目錄 第四十九話 負債的女主角

作者:飛揚地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百度搜索:【第三書包網】.

    “加大輸出!”

    薩多南的手臂在顫抖,除了維持屏障之外,把幾乎全部的精神力都用上了,精準的移動著射線,墨綠色的光柱在一瞬間又粗了不少,正好在亞龍的左眼上掠過,從依然燃燒的紫炎中擊中了眼眶內部。

    托斯坎特的氣勢一下虛弱了不少,大部分生物眼睛和腦都離的很近,如果不是夏的紫炎原本就是從它體內生出的火焰,現在中間的隔膜恐怕早就被燒穿了。綠色奧術射線雖然威力不大,也令它感到了威脅。

    “火元素,聽從我的請求,凝聚你們灼熱的氣息,匯合!”

    夏閉上了眼睛,手中黑色長刀上面已經微弱了許多的紫色火焰猛然暴漲,在刀尖處逐漸凝結匯聚著。

    過了片刻,一團蘊含著恐怖氣息的紫色火球從刀尖上冒出,這是夏把剩下的全部紫炎都凝聚在一起制作成了火球。

    “去!”

    她甩了一下刀身,紫色的火球向空中的圓盾飛去,狠狠的打在了上面。

    “嗡!!”

    這一下不亞于巨錘擊打的震蕩,引起了整個空間的振動,很快引起了托斯坎特的注意。

    經過一連串的打擊,此時它心中的怒火已經燃燒到了極點,兇殘的嚎叫一聲,向空中已經被炸飛的圓盾撲了過去!

    但是撲了半天,并沒有接觸到預想中的敵人,隨后它只覺得腳下空空蕩蕩的,爪子和翅膀在半空中揮動了幾下,就那么直直的向深淵中墜去。

    它是亞龍地行種,雖然有翅膀,但是卻無法真正的飛翔。

    “我們勝利了!!戰勝了那只巨大的怪物!”

    薩多南激動的跳了起來,差點拿不住手中的法杖。

    自從入學以來,這是他第一次在戰斗中證明了自己的價值,霎時間只覺得眼睛中有些濕潤。

    “隊長,我有一個小小的請求。”

    努力的把眼中的霧氣弄走,他抓住了這個機會走到夏的身邊,低聲下氣的說到:

    “隊長大人,您連元素覺醒這種頂級的魔法技巧都能運用,一定認識很多魔法系的大人物吧?能不能幫我向伊蒂絲介紹一下?我想轉入元素魔法科。”

    夏還以為他要說什么,聞言一愣:

    “為什么?奧術法術這么強,你怎么突然想要改學元素魔法。”

    至于對方嘴里說的元素覺醒,她壓根不曉得是什么東西。

    強?

    奧術強?

    薩多南努力忍住自己的嘴角不抽搐:

    要不是他對夏印象太好,一定會認為對方是在出言諷刺。

    “那個,您看,雖然想學什么科目是可以自由申請的,不過主要科目如果想更換的話需要繳納新的學費,我的家里很窮,沒有什么錢……”薩多南看著夏的臉色,有些不好意思的說到。

    他當初在家鄉是出了名的魔法神童,但是王立學園是什么地方?最后因為奧術科沒人報名,才把他給補了進去,還沒有收什么學費。

    “唔……”

    這次輪到夏語塞了。

    錢?她自己也是窮光蛋好不好。

    聽到薩多南的話,她第一反應是這位奧術法師是找自己借錢來的。

    “不不不,您誤會了!”

    薩多南這才發現自己的言語中有容易讓人誤會的地方,急忙搖著頭,說到:

    “我不是想要找您要錢,而是我在想……您這種天才魔法師肯定在學園很混得開,之前我看您和學生會長還有警衛團的人都很熟,那些人可都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啊,手中擁有不小的權限;其中魔法系代表伊蒂絲小姐每年都有幾個推薦名額,可以讓其他學科的學員免試選擇自己想去的科系,于是我就想……您能不能……幫幫我。”

    他看著夏臉上古怪的表情,聲音漸漸弱了下去,最后閉上了嘴,低下了頭,滿臉都是羞愧之色。

    他也知道自己這么對不熟悉的人要求很無禮,但是一想這些年在學園中受到的刁難和白眼,還有家中對他充滿期待的母親和妹妹,他的自尊早就豁出去了。

    “哎呦———痛死我了。”

    這時一個大嗓門突然在遠處響了起來。

    夏回頭一看,發現昏迷了半天的艾伯納醒了,正坐在地上努力想要站起來。

    “我的腰……”

    他吹著胡子,捶打著自己的腰部,一臉痛苦的神色。

    “矮扁豆,戰斗結束了才醒過來,剛才不會是在裝死吧?”

    看到大怪物落下了深淵,槍械科的女學員們也是一臉喜色的走出了裂縫,其中背著狙擊槍的那位走了過來,鄙夷的看著他說。

    “胡說!我明明是昏了過去,誰裝死了!男子漢大丈夫,勇猛的戰士從來不裝死!”

    艾伯納吹胡子瞪眼的說道。

    “呀———矮扁豆要打人啦!隊長救我。”

    女學員跑到了夏的身后,沖著他吐了吐舌頭,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模樣。

    “好了。”

    夏對這個活潑的女生也有些沒轍,走上前看著艾伯納的傷勢,發現只是一些擦傷,更重的傷應該在身體內部。

    “隊長,對不起,我不應該找您做這種事的,我剛才一時迷了心竅,請您千萬不要往心里去。”

    這時薩多南一臉謙卑的彎著腰來到了夏的身后,央求的說到。

    “你這小子,想要對我們的公主做什么?”

    艾伯納一聽他的話可不干了,從地上爬了起來,撿起了自己的闊劍瞪眼說到。

    他也想順便找一下自己的圓盾,但是怎么也沒找到。

    難道掉到巖壁的縫隙里了?

    ……又是公主。

    夏聽到這個稱呼,頓時渾身不自在起來。

    “我,我只是想讓她幫我轉學科而已,絕對沒有不敬的意思啊。”

    薩多南看到艾伯納有些發抖。

    剛才情況緊急,對方救他后并沒有太在意,只是心存感激而已。現在才意識到對方可是戰士系的代表,學園中兩大科系之一的領導者,自己這種人絕對惹不起的大人物!

    “轉科?”

    艾伯納眼珠轉了一下,有些奇怪的問到:

    “你想轉什么科目,干嘛要找她啊?”

    “我是奧術科的,想轉到元素魔法科……”

    薩多南畏畏縮縮的說。

    “那你應該去找伊蒂絲啊,找夏和娜提雅維達這些人都是沒用的,她們又不是愛葛妮絲那種不講理的家伙,一般不會強行插手管別的系的事的。”

    “……艾伯納,我在哪個系?”

    夏忍不住問道。

    她一直都不了解自己以前的情況,不如趁著現在人少問一問,這樣也不會太過顯眼。

    “你?你哪個系都不是啊,你不是在特優班么?”

    艾伯納摸摸腦袋,回答她道。

    所謂的特優班,就是學園中最優秀的人才集中的地方,不歸屬任何科系,任何課堂只要想去聽課都可以進,能夠無視大部分限制,是一個有著相當特權的階級。

    里面有各類天才,王室成員,還有成名的魔法師,劍士等強力人物。很多人都不在學園上課,只是偶爾來露個面。洛林,愛葛妮絲和娜提雅維達也都在這個班級里面。

    只不過娜提雅維達還有個特殊的身份,她同時還歸屬于警衛團,這一點又和別人有所不同。

    “特優班么,以后找個機會打聽一下具體的情況好了。”夏在心中暗暗記下了這個

    名字。

    “隊長,您只要肯當我的介紹人,我保證一定不會讓您丟臉的!這一年來我已經自學了不少元素科的知識,現在已經可以用一些c級的魔法了!”薩多南看到艾伯納沒有再咄咄逼人,就繼續湊上來對夏央求到,態度極為謙卑恭敬。

    “我知道了,我會幫你問問的。”看到一個大男人這么卑微的請求了半天,夏心中有些過意不去,勉強答應了下來。

    她對這個叫薩多南的奧術法師印象還不錯,為人雖然滑頭了點,但是魔法運用的非常嫻熟;而且還能夠一直在維持屏障的情況下精準施法,看樣子精神力也不錯;但是這件事最后能不能成功她也不清楚,畢竟她和伊蒂絲根本就沒講過幾句話。

    “艾伯納,我有件事想向你道歉,剛才戰斗時我把你的盾牌弄丟了。”

    夏對著艾伯納抱著歉意說到。

    “你說這個啊,沒什么沒什么,反正我早就想換了,今天和那頭龍戰斗后我才發現還是大盾好啊,后悔沒有拿一個,不然那頭區區的小龍怎么會是我的對手?唉,真是倒霉。”

    艾伯納擺擺手,似乎根本沒往心里去。

    “你的盾多少金幣?等回到了外面我會賠給你的。”

    夏咬著嘴唇說到。

    她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才說出了這句話的。

    雖然她現在沒錢,但是欠賬是她最不喜歡的事情,至于人情嘛,美少女的人情感覺欠一點也無妨,男人就算了。

    “金幣?”

    聽到她的話后,艾伯納眼神有些奇怪。

    “隊長,你可真會開玩笑啊,哈哈哈。”薩多南湊趣的在一旁說道:“難道要用金幣把艾伯納先生壓死嗎?還是想試試他的力氣,看看他能不能把十箱金幣搬起來?以我的眼光估計,那個盾至少值三千魔晶啊,換成金幣恐怕要20萬枚左右……”

    “噗!”

    夏這次真的噴了一口血出來。

    “夏前輩!”

    “夏?”

    “隊長,您沒事吧!”

    其它人擔憂的看著她,那位背著狙擊槍的女學員急忙過來扶住了她。

    “……咳咳……我……我沒事。”

    夏咳嗽了半天,擦了下嘴邊的血跡,喘著粗氣說道。

    20萬金幣?

    ——她都不曉得把自己賣了能有那么多錢嗎!

    唔,應該還是……有的吧?

    但是洛林的那把上等的紫金長劍才1200金幣啊!艾伯納這個矮冬瓜難道是開銀行的,手上居然隨便一拿就是幾十萬金幣的裝備,這讓自己這種窮人怎么活!

    “還是先讓她休息一下吧,你們剛才呆的裂縫應該很安全,快,先扶她進去!”

    艾伯納一點也沒把夏的吐血事件和剛才的盾牌價格聯系起來,還以為她的傷勢很嚴重,需要休養。

    畢竟她的身后可是王室和教團,別說20萬金幣,就是20萬魔晶也應該拿得出來。

    可惜他心里的想法夏聽不到,她懷著背負了巨大債務的沉重心情被人攙扶到了縫隙的最里面,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后薩多南這位實際上是這里唯一法師的人開始在周圍布置起結界來。

    “我一定要好好表現一下自己的能力,這樣隊長就可以放心推薦我了。”

    他一只手維持著奧術屏障,一只手麻利的忙活起來,很快就布置下了一個隱形結界,一個隔音結界,外加好幾個警示陷阱。

    奧術和魔法雖然區別很大,但是一些基礎的東西兩邊都有,只不過奧術中的大多數法術在人們眼中都是沒用的東西。

    “艾伯納……你帶著薩多南和一位槍械科一年生去附近探索一下好嗎,看看有沒有其它的路。”現在對著這位大債主,夏感到有些底氣不足,于是帶著商量的語氣和他講到。

    “沒問題!剛才辛苦你們了,也該我出把力氣了!找路的事包在我身上”艾伯納爽快的答應下來,他的傷口已經進行了包扎,也服了一些他自己帶的內用藥物,現在精神頭旺盛的很。

    “矮扁豆,我就不和你一起去了,我要照顧艾爾和夏學姐呢。”

    背著狙擊槍的女學員做了個鬼臉。

    “哼!你不去正好,去了也是礙手礙腳的。”艾伯納對這個女生沒一點好臉色,她的嘴簡直是太煩人了。

    咦,這兩個人好像有戲誒。

    夏看著兩人一副冤家聚首的樣子,心里有點小想法:

    這位女學員長相屬于很甜的類型,雖然不是大美女,但是看上去十分可愛,和艾伯納的身高也差的不多;自己想辦法把他們撮合一下,是不是以后可以少還一點債?

    她旁邊的那位女學員還不知道這位學姐已經在考慮把她打包賣了,彎下腰開始悉心的照顧起二人來,貼心的舉動讓心懷不軌的夏多少有些羞愧。

    “算了,還是讓他們自己相處吧,艾伯納那種土豪未必就看得上這樣單純的可愛類型。”

    夏想到了28世紀那些有錢人帶著復古墨鏡左擁右抱性感美女的場面,搖了搖頭。

    她坐在那里想了一會,招手把薩多南叫了過來。

    “你能不能布置兩個可以防御精神攻擊的結界?只需要能夠維持到你們回來就好,我想在外面一個人呆一會。”

    “防御精神攻擊?”

    薩多南有點摸不著頭腦:

    “戰斗類的防御法術我只會一個奧術屏障啊,這個法術可以用魔晶碎片短暫的維持,直到里面魔能耗盡都會起到效果,隊長,您是要……”

    他那飽經世故的眼睛在夏的身上轉了一圈,突然恍然大悟:“哦!我明白了,您看我這個笨人,居然……呵呵!放心吧,我馬上就布置好給您看!”

    “最好距離遠一點,不,越遠越好!”夏不知道他腦袋里想的什么,不過也沒去在意,叮囑他道。

    “知道了,您就等著吧,很快就好!”薩多南興沖沖的先拿出了一塊黑色的碎片放到了地上,然后在裂縫中布置完一個屏障走了出去。

    “這個人心思還挺細,雖然我沒有明講,但是還知道要一直維持著防御屏障。”

    夏捂著小腹,努力的從地上站起來,在那位女學員的擔心眼光下來到了裂縫外。

    沒多久薩多南就回來了:

    “隊長,布置好了,就在咱們剛才過來的通道附近有一個很堅固的平臺,里面有一個大裂縫,那個裂縫并不是地震造成的,而是本來就有,沒有受到任何損壞!想來應該很安全。”

    “我知道了,辛苦你了。”

    薩多南在前面帶路,夏慢慢的跟在后面,深淵旁邊的通道早已被完全分離成了兩半,右側低地和旁邊的巖壁牢牢嵌在了一起,露出了原本看不到的空間。

    “您在這里解決吧,這塊碎片雖然小了點,但是維持幾個小時還是沒問題的,我還額外布置了兩重結界,可以暫時保護和進行示警,您可以在這里安靜的休息一會,我這就去和他們一起探路!”

    薩多南露出了一副我懂得的神色,躬身退了出去。

    “解決?”

    夏對這個詞有點不理解,不過也沒去管薩多南的想法,因為她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必須要立刻處理。

    在那里坐了一會,覺得薩多南大概已經離得遠了,然后拄著黑色長刀,從地上緩緩站了起來。

    接著一伸手,從口袋里掏出了那塊黃色的圓形石頭,抬起頭,冷冷的對眼前的空氣說到:

    “出來吧,我們兩個之間的帳,也該好好算一算了!”;

    百度搜索:【第三書包網】閱讀本書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广东十一选5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