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
第三書包網 > 辣文肉文 > 想做男配其實也不容易 > 章節目錄 第88章 第九個世界(四)

章節目錄 第88章 第九個世界(四)

作者:mijia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第八十八章

    霍柯和單獨交談,而隋垣則將剩下的時間全都用來研究劇本和補眠,待到第二天早晨起來,隋垣突然發現,這個世界變得讓他都有些不認識了。

    隋垣眨巴著眼睛,心中吃驚,表面上卻愉悅而好奇地看著竟然主動來找他的霍柯,疑惑道:阿柯哥,有什么事嗎

    霍柯看著盤腿坐在床上,嬌小剔透到似乎不染纖塵的少年,一時之間突然覺得,他似乎都有些不太認識這個上輩子刺在心中的利刺了。

    少年的一舉一動都帶著毫不做作的自然嬌憨,明明是有些不雅的坐姿,由他做出來卻賞心悅目到令人生不出一點兒的不滿。想到昨天自己與之間的一番長談,霍柯深吸了一口氣:你和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他都告訴我了。

    隋垣心道來了,自發自動地進入了對臺詞的狀態,愉快天真的笑容一僵,突兀地有些心虛和不自然:阿柯哥你在說什么啊我不太明白

    你和在一起了,對嗎前天晚上,我還看到你們在廚房接吻了。霍柯一針見血地說道,略帶嘲弄,絲毫不給隋垣任何敷衍的機會,還是你想說,那種深吻是一場誤會、意外

    少年白皙的面頰頓時變得通紅,水汪汪的眼睛目光亂飄,整個人都陷入了被戳破地下.戀.情的羞澀、緊張、甚至不安當中:對不起,阿柯哥,我和哥不是有意隱瞞你的,只是這件事情說出去必定不好

    那么,他有沒有告訴過你,直到昨天為止霍柯的語氣冷漠,他都在與我交往當中我們一直是戀人,已經兩年多了。

    隋垣瞪大了眼睛,原本緋紅的面頰瞬時間變得雪白一片,似乎在懷疑自己是否出現了幻聽。

    當然,按照角色設定來說,這一切都是裝的,隋垣扮演的李堃早就知道這一點,只不過為了維持白蓮花的假象而故作無知罷了。

    我我不知道你和哥我一直以為你們關系好,不過是因為隋垣的語氣格外的失魂落魄,簡直將無論我做了什么全都不是我的錯的白蓮花奧義演繹地淋漓盡致,甚至讓霍柯也不由得疑惑,也許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起碼現在還不知道。

    這就是同.性.戀人的悲哀了,即使同住在一個屋檐下,也要死死得隱瞞住,裝作單純的友情,誰都不敢告訴。

    隋垣所扮演的李堃表現出來的性格單純而跳脫,有時候開起玩笑來甚至有些肆無忌憚、口無遮攔,和霍柯都將其當成弟弟照顧,自然害怕萬一這個不靠譜的弟弟在人前露出馬腳被有心人察覺,所以一直將他蒙在鼓里。

    于是,在組合尚未解散、李堃目前還沒有想要跟霍柯撕破臉皮之前,他完全可以將過錯全都推給,自己則當成一個被人蒙騙的無辜的受害者。

    我和是戀人,直到昨天為止。霍柯閉了閉眼睛,重復了一遍。

    因為看不透隋垣到底是真不知還是假不知,所以霍柯忍耐住了將憤怒傾到在也許無辜的隋垣身上。

    畢竟,他曾經當真將隋垣當成弟弟照顧,而且上輩子的那些背后陷害都尚未發生,現在坐在他面前的,大約還是一個干干凈凈、沒有害過他分毫的孩子。

    盡管無法釋懷,但是霍柯還做不出將報復施加在無辜者身上的事情。

    隋垣在霍柯冰冷冷的注視下低下頭,潔白的牙齒緊緊咬住下唇,脆弱到仿佛一碰就會碎掉,簡直連白蓮花都不足以形容此刻進入狀態狂飆演技的他。

    水晶娃娃還是玻璃娃娃5237腦中略過一大串令人感覺五雷轟頂的形容詞,按捺住想要點贊的沖動過,生怕影響到了隋垣讓他出戲,心里卻格外佩服自己眼光獨到。

    它就知道隋垣格外適合扮演白蓮花,簡直是白蓮花界的一大翹楚誰都比不上

    5237為了隋垣的表演而迷醉,就連面對他心冷似鐵的霍柯也忍不住軟了軟,放緩了語氣:昨天跟我分手了,說,他現在只喜歡你。他控制 不住對你的感情,所以只能對不起我。一切都是他的責任,你什么都不知道,如果我要報復,盡可以去找他,但是不要傷害你。

    隋垣羽睫輕顫,黑白分明的眼中難掩震驚。

    這份震驚是真的,因為隋垣知道,從的渣攻人設看,他是不可能親口對霍柯說出這樣一番話的。只會像李堃一樣,將錯誤推到別人身上,努力洗白自己,而不是親自其承擔一切,所以,說出這樣的話的人,一定不是

    霍柯只看到隋垣的眼眸中迸射出激動、歡欣、難以置信的眸光,甚至帶著一絲盈盈的水意,那份從內心深處展露出的感情連他都不由得動容。

    隋垣不由自主地伸手抓住霍柯的衣袖,用著顫抖的語氣連聲追問:他是這樣說的,是這樣說的

    這不是李堃的臺詞,更不是扮演著李堃的隋垣,而僅僅屬于隋垣本身。

    霍柯下意識地點了點頭,啞然看著似乎喜極而泣的隋垣,弄不懂他為何會有這樣大的反應,卻又不由自主地有些悲哀,又有些羨慕。

    我去找他幾乎迫不及待地想要驗證背后隱藏的那個人,隋垣猛地從床上站起來。

    柔軟的床鋪讓他難以保持平衡,再加上霍柯反射性地抓住他的手臂,使得隋垣一個站立不穩,直接砸到了霍柯懷里。

    少年的身材纖細柔軟,大概是因為喜歡甜食和牛奶,所以還帶著一股甜甜的奶香味,再加上那精致的外表和天真純然的性格,令霍柯不得不承認,從外貌和氣質上看,隋垣比他受男人喜歡是毋庸置疑的。

    就連他,即使心里對隋垣如何排斥厭惡,在將其攬入懷里的時候也不由得心中一蕩。

    即使明知道對方外表純善卻心若蛇蝎,也忍不住一時會被外在的樣貌所吸引,這大概就是男人的劣.根.霍柯有些自嘲。

    幸而,隋垣對勾.引霍柯沒有半點的興趣,或者說,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無意間勾.引了什么人。

    與霍柯超出常規的肢體接觸讓他格外不自在,隋垣手忙腳亂地拉開距離,一臉歉然:抱歉,阿柯哥,我有些失態了

    你霍柯神色復雜地看著隋垣,迅速穩住自己方才微顫的心弦,卻也確確實實提不起興致,在對方身上發泄自己的負面情緒了。甚至,霍柯似乎在隋 垣身上看到了曾經愚蠢地相信著愛情、相信著的自己那樣,有些恨鐵不成鋼,你這么激動至于嗎你相信他說的那些話

    隋垣有些無措地站著,想要去找,卻又礙于扮演的身份和禮貌不能丟下霍柯,一時間有些心不在焉。

    這一點落在霍柯眼中,更加驗證了隋垣此刻對情根深種。

    或者,也的確是情根深種沒差

    從前,我跟你一樣,相信的愛情,相信我們能夠一直攜手走下去,即使不被世俗所允許。但是現在你看看,我除了背叛以外,還獲得了什 么霍柯冷笑,抓住隋垣的肩膀,逼他抬頭與自己對視,男人的話從來都不可信,更不用說背叛了我的。那些海誓山盟,他對你說過多少便也曾經對 我說過

    多少。今天他能為了什么狗.屁的情不自禁愛上你、拋棄我,明天他也能夠為了更漂亮更年輕甚至更能給他帶來利益的人而拋棄你

    隋垣的視線在霍柯的一番轟炸之下有些飄忽因為他大半心神還是放在上不過,良好的職業素養仍舊讓他迅速而準確地接上自己的臺詞。

    就算這樣,我還是喜歡他精致的少年咬著下唇,不安卻又堅定,苦澀中夾雜著憧憬,我對不起你,阿柯哥,但是我真的喜歡哥,我想跟他在一起

    早就知道會是這樣一個結果的霍柯冷笑著,看著隋垣朝他微微鞠了個躬,隨后快步走向房門,眼神不由得暗了暗。

    起碼現在,他相信隋垣是當真一心一意、心無旁騖地愛著的,即使沒有他表現出來的那般單純無知,卻也并未有什么太大的壞心思,到是與他上輩子猜測到的有所不同。

    但是,那又如何呢人都是會變的,現在還算討人喜歡的隋垣以后也會變得心思狠毒、貪得無厭,所需要的不過是時間罷了。

    現在便先放過他吧,等到他當真變成他印象中的模樣后,再來施加報復也不遲。霍柯這樣對自己說。

    隋垣邁著雀躍的腳步拉開房門,剛一出門,便聽到身后的霍柯聲音冷淡:無論如何,都是你和對不起我,所以我不會祝福你們。頓了頓,他加上一句,我等著你們分手的那一天。

    隋垣沒有心思跟他過多糾纏,只是側頭匆匆點了點,便直奔所在的訓練室。

    訓練室內,抱著吉他,一手在樂譜上寫著什么,時不時撥弄幾下琴弦,似乎沉浸在樂曲的創作之中。聽到隋垣進來,也只不過抬起頭點了點,面部眼神稍稍柔化了一些罷了。

    隋垣停在離他三步遠的地方,方才一時的沖動情緒平復下去之后,剩下的就是近鄉情怯的踟躕。

    直接詢問他是不是趙羲和還是婉轉地試探之前見面的時候他為什么什么都不說,沒有絲毫的表示卻又為什么要借霍柯之口暗示他自己身份,待到他當真找過來,卻又如此冷淡

    隋垣是個極好的扮演者,卻不懂人心,更不懂那些復雜的情緒,他只是本能地覺得如果是趙羲和的話,那么趙羲和是在生氣,生他的氣,大概想要懲罰他

    如果是這樣的話,懲罰又是什么呢

    隋垣無措又迷茫地咬著嘴唇,看著自顧自垂眼撥弄吉他、對他視而不見的,良久才有些艱澀地開口:阿柯哥都跟我說了

    嗯。漫不經心地應了一聲,卻半晌又沒有聽到什么回音,不由得扭頭看了隋垣一眼,眼神格外的不滿,我現在正忙,還有什么事嗎

    被對方的氣勢一壓,再加上本身因為之前丟下趙羲和自顧自死掉的行為有些心虛,隋垣在驅趕般的話語中下意識地搖頭:沒有了,我我就不打擾了。

    說罷,隋垣和望著彼此,一時間都有些發愣。

    隋垣從來都不是沖動的人,剛才一時沖動跑來找,已經讓他此刻幾乎悔青了腸子。他覺得自己應該冷靜一下,慢慢想對策,然后妥善地將生氣中的趙羲和哄回來。

    畢竟,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也沒有前車之鑒,萬一一個不留神把事情弄得更糟了,那豈不是更糟心再加上剛剛下意識脫口而出的告辭的話,隋垣頓了頓,接著在一片尷尬的靜謐中果斷扭頭,轉身跑掉了。

    5237:

    :

    0007:

    訓練室外一直暗搓搓圍觀的霍柯:

    在隋垣將訓練室的門關上的一剎那,手中的筆應聲而斷。

    隋垣這個感情白癡搞不懂的事情,比他情商高很多、又旁觀者清的5237自然是明白的。

    對方端著架子,各種明示暗示,無非就是想讓隋垣率先服軟,溫柔小意地鞍前馬后,再發一通海誓山盟訴訴衷情,最好還能在床.上主動親密一些,各方面安撫一下他被傷害到的小心肝,補償補償他被欺騙丟棄的不滿。

    只可惜,這些對隋垣根本沒有用啊沒有用

    5237幸災樂禍地跟在隋垣身后,扭頭看了一眼臉色極差、咬牙切齒,卻仍舊按捺著脾氣保持風度的,簡直想要給他點上一大排蠟燭。

    想讓習慣了被動,不輕易袒露自己的隋垣主動,你就好好等著吧反正5237是不打算幫他一把、提點提點隋垣了誰叫趙羲和之前這么兇,還威脅要銷毀它它可是極其記仇的

    5237倒是要看看,最后到底是隋垣先用他那突破天際的負數eq搞清楚趙羲和的意圖,還是趙羲和率先忍受不住,主動向隋垣求和示好。

    喂,你沒事吧圍觀了一切、再次發現事情脫離了自己以往想象的霍柯叫住悶頭往自己房間走的隋垣,無奈的問道,你和吵架了嗎

    嗯,算是吧。隋垣的眼神有些微妙地游移,小聲回答。

    怪不得,剛剛聽我那么說的時候,你這么激動。霍柯聳了聳肩膀。

    和5237一樣,雖然出發點不同,但是霍柯也一點都不想替這對鬧了別扭的小情侶提供任何幫助,反倒是有些壞心地挑了挑眉:剛剛熱戀都弄成這樣,看起來反倒比跟我那時候還不如呢。

    隋垣:

    越是這個時候,就越不能首先服軟。霍柯冷聲說道,抱胸看著彷徨無措的隋垣,頗有些自嘲,越是容易得到的東西,越不值得珍惜,你越是倒貼討好,將他越是會把你甩得干脆爽快。這可是我的經驗之談。

    那,我該怎么做隋垣下意識地問道。

    雖然他知道自己和趙羲和之間情況與劇情中李堃和之間不同,但是霍柯那一副明顯過來人,我最懂的自信神態,卻讓隋垣下意識地有些信服。

    晾著他霍柯斬釘截鐵地回答,倘若他主動找你、討好你,就說明他還愛你,離不開你。反之,便是他根本不在乎你,就算你主動貼上去,也沒有用處。

    隋垣有一些猶豫,輕輕咬著嘴唇,點了點頭。

    不知為何,霍柯看著此時此刻的隋垣,感覺格外順眼。

    不是他想象中工于心計、極擅長勾引別人的形象,少年對感情問題的處理簡直青澀無措到讓人懷疑這是純純的初戀。弄得不懷好意的霍柯都有些歉疚,覺得比起單純的隋垣,自己簡直壞透了。

    如果這一切都是演技的話,試鏡會上輸給隋垣倒也是理所應當的。而如果不是演技,那么霍柯到是挺愿意讓他和就此分手。畢竟身為感情渣 的還真配不上這個時候單純的少年,說不定,上一輩子少年黑化墮落,對曾經與有過戀情的自己各種報復,就是因為同樣被欺騙感 情,誤會了自己是第三者

    如此亂七八糟地開著腦洞,霍柯不由自主地抬起手,似是鼓勵般拍了拍隋垣的腦袋:聽我的,沒錯。

    隋垣:

    5237:窩還是給趙羲和和霍柯分別點一根蠟吧。前者同情他離目標越來越遠,后者萬一讓趙羲和知道了今天這一番話,還是早死早投胎吧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广东十一选5开奖直播